最新开天龙八部sf-天龙八部私服-新开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-天龙八部sf发布网
更多>>精华博文推荐
更多>>人气最旺专家

甯佳玲

领域:天龙八部门派

介绍:虚竹抬起头来,见那僧年纪都已不轻,服色与本寺不同,是别处寺院来的客僧,其一僧高鼻碧眼,头发鬈曲,身形甚高,是一位胡僧。坐在首位的约有十来岁年纪,身形矮小,双目炯炯有神,顾盼之际极具威严。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,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...

李茹

领域:天龙八部武魂

介绍: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震,他说话颇有敌意,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?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震,他说话颇有敌意,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?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,虚竹抬起头来,见那僧年纪都已不轻,服色与本寺不同,是别处寺院来的客僧,其一僧高鼻碧眼,头发鬈曲,身形甚高,是一位胡僧。坐在首位的约有十来岁年纪,身形矮小,双目炯炯有神,顾盼之际极具威严。...

网络游戏天龙八部私服
bgwly | 2019-11-21 | 阅读(64349) | 评论(13884)
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震,他说话颇有敌意,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?,虚竹抬起头来,见那僧年纪都已不轻,服色与本寺不同,是别处寺院来的客僧,其一僧高鼻碧眼,头发鬈曲,身形甚高,是一位胡僧。坐在首位的约有十来岁年纪,身形矮小,双目炯炯有神,顾盼之际极具威严。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...【阅读全文】
qnsxg | 2019-11-21 | 阅读(97325) | 评论(30383)
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震,他说话颇有敌意,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?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震,他说话颇有敌意,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?,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震,他说话颇有敌意,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?...【阅读全文】
wxe6w | 2019-11-21 | 阅读(28898) | 评论(45576)
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震,他说话颇有敌意,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?虚竹抬起头来,见那僧年纪都已不轻,服色与本寺不同,是别处寺院来的客僧,其一僧高鼻碧眼,头发鬈曲,身形甚高,是一位胡僧。坐在首位的约有十来岁年纪,身形矮小,双目炯炯有神,顾盼之际极具威严。,虚竹抬起头来,见那僧年纪都已不轻,服色与本寺不同,是别处寺院来的客僧,其一僧高鼻碧眼,头发鬈曲,身形甚高,是一位胡僧。坐在首位的约有十来岁年纪,身形矮小,双目炯炯有神,顾盼之际极具威严。虚竹抬起头来,见那僧年纪都已不轻,服色与本寺不同,是别处寺院来的客僧,其一僧高鼻碧眼,头发鬈曲,身形甚高,是一位胡僧。坐在首位的约有十来岁年纪,身形矮小,双目炯炯有神,顾盼之际极具威严。...【阅读全文】
rkucb | 2019-11-21 | 阅读(95765) | 评论(80891)
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震,他说话颇有敌意,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?虚竹抬起头来,见那僧年纪都已不轻,服色与本寺不同,是别处寺院来的客僧,其一僧高鼻碧眼,头发鬈曲,身形甚高,是一位胡僧。坐在首位的约有十来岁年纪,身形矮小,双目炯炯有神,顾盼之际极具威严。,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震,他说话颇有敌意,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?...【阅读全文】
rv620 | 2019-11-21 | 阅读(72479) | 评论(11252)
虚竹抬起头来,见那僧年纪都已不轻,服色与本寺不同,是别处寺院来的客僧,其一僧高鼻碧眼,头发鬈曲,身形甚高,是一位胡僧。坐在首位的约有十来岁年纪,身形矮小,双目炯炯有神,顾盼之际极具威严。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,虚竹抬起头来,见那僧年纪都已不轻,服色与本寺不同,是别处寺院来的客僧,其一僧高鼻碧眼,头发鬈曲,身形甚高,是一位胡僧。坐在首位的约有十来岁年纪,身形矮小,双目炯炯有神,顾盼之际极具威严。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...【阅读全文】
bf5f8 | 11-04 | 阅读(21439) | 评论(51521)
虚竹抬起头来,见那僧年纪都已不轻,服色与本寺不同,是别处寺院来的客僧,其一僧高鼻碧眼,头发鬈曲,身形甚高,是一位胡僧。坐在首位的约有十来岁年纪,身形矮小,双目炯炯有神,顾盼之际极具威严。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,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震,他说话颇有敌意,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?...【阅读全文】
g7fxq | 11-04 | 阅读(63854) | 评论(28676)
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震,他说话颇有敌意,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?虚竹抬起头来,见那僧年纪都已不轻,服色与本寺不同,是别处寺院来的客僧,其一僧高鼻碧眼,头发鬈曲,身形甚高,是一位胡僧。坐在首位的约有十来岁年纪,身形矮小,双目炯炯有神,顾盼之际极具威严。,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...【阅读全文】
9o1k5 | 11-04 | 阅读(88914) | 评论(97320)
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,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震,他说话颇有敌意,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?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震,他说话颇有敌意,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?...【阅读全文】
28p56 | 11-04 | 阅读(91750) | 评论(39198)
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,虚竹抬起头来,见那僧年纪都已不轻,服色与本寺不同,是别处寺院来的客僧,其一僧高鼻碧眼,头发鬈曲,身形甚高,是一位胡僧。坐在首位的约有十来岁年纪,身形矮小,双目炯炯有神,顾盼之际极具威严。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震,他说话颇有敌意,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?...【阅读全文】
j1b9v | 11-03 | 阅读(26750) | 评论(67120)
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震,他说话颇有敌意,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?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震,他说话颇有敌意,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?,虚竹抬起头来,见那僧年纪都已不轻,服色与本寺不同,是别处寺院来的客僧,其一僧高鼻碧眼,头发鬈曲,身形甚高,是一位胡僧。坐在首位的约有十来岁年纪,身形矮小,双目炯炯有神,顾盼之际极具威严。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...【阅读全文】
wdzwg | 11-03 | 阅读(93637) | 评论(68672)
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震,他说话颇有敌意,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?,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震,他说话颇有敌意,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?...【阅读全文】
6c4aj | 11-03 | 阅读(93760) | 评论(30560)
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震,他说话颇有敌意,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?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,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震,他说话颇有敌意,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?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震,他说话颇有敌意,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?...【阅读全文】
rstmw | 11-03 | 阅读(23859) | 评论(36340)
虚竹抬起头来,见那僧年纪都已不轻,服色与本寺不同,是别处寺院来的客僧,其一僧高鼻碧眼,头发鬈曲,身形甚高,是一位胡僧。坐在首位的约有十来岁年纪,身形矮小,双目炯炯有神,顾盼之际极具威严。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,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震,他说话颇有敌意,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?虚竹抬起头来,见那僧年纪都已不轻,服色与本寺不同,是别处寺院来的客僧,其一僧高鼻碧眼,头发鬈曲,身形甚高,是一位胡僧。坐在首位的约有十来岁年纪,身形矮小,双目炯炯有神,顾盼之际极具威严。...【阅读全文】
laof9 | 11-02 | 阅读(57928) | 评论(64617)
虚竹抬起头来,见那僧年纪都已不轻,服色与本寺不同,是别处寺院来的客僧,其一僧高鼻碧眼,头发鬈曲,身形甚高,是一位胡僧。坐在首位的约有十来岁年纪,身形矮小,双目炯炯有神,顾盼之际极具威严。虚竹抬起头来,见那僧年纪都已不轻,服色与本寺不同,是别处寺院来的客僧,其一僧高鼻碧眼,头发鬈曲,身形甚高,是一位胡僧。坐在首位的约有十来岁年纪,身形矮小,双目炯炯有神,顾盼之际极具威严。,虚竹抬起头来,见那僧年纪都已不轻,服色与本寺不同,是别处寺院来的客僧,其一僧高鼻碧眼,头发鬈曲,身形甚高,是一位胡僧。坐在首位的约有十来岁年纪,身形矮小,双目炯炯有神,顾盼之际极具威严。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震,他说话颇有敌意,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?...【阅读全文】
308z6 | 11-02 | 阅读(27495) | 评论(91713)
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虚竹抬起头来,见那僧年纪都已不轻,服色与本寺不同,是别处寺院来的客僧,其一僧高鼻碧眼,头发鬈曲,身形甚高,是一位胡僧。坐在首位的约有十来岁年纪,身形矮小,双目炯炯有神,顾盼之际极具威严。,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:“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,大家参见了。”众僧听了,心都是一凛。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威名极盛,与玄慈大师并称“降龙”“伏虎”两罗汉,以武功而论,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。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,在武林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,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,均想:“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,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俗务,不免落了下乘,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,今日亲来,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。”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。玄慈伸向着其余六僧,逐一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,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,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,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,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,是神上山人的师弟。”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,只是大相国寺、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,这四僧虽然武林大大有名,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。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,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。玄慈方丈伸向着那胡僧道:“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,法名哲罗星。”众僧又都行礼。那哲罗星还过礼后,说道:“少林寺好大,这么多的老……老和尚、和尚、小和尚。”说的华语音调不正,什么“和尚、小和尚”,也有些不伦不类。玄慈说道:“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。今日同时降临,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,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。甚盼位大师开坛说法,宏扬佛义,合寺众僧,同受教益。”神山上人道:“不敢当!”他身形矮小,不料话声竟然奇响,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,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,亦非运使内力,故意要震人心魄,乃是自自然然,天生的说话高亢。他接着说道:“少林庄严宝刹,小僧心仪已久,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,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。六十年后重来,垣瓦依旧,人事已非,可叹啊可叹。”虚竹抬起头来,见那僧年纪都已不轻,服色与本寺不同,是别处寺院来的客僧,其一僧高鼻碧眼,头发鬈曲,身形甚高,是一位胡僧。坐在首位的约有十来岁年纪,身形矮小,双目炯炯有神,顾盼之际极具威严。...【阅读全文】
共5页

天龙私服网站: 当前时间:2019-11-21